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550220.com >

86646黄大仙151章:五月(二)【二合一】

发布日期:2019-10-17 05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夏天吃什么凉菜好菜谱。相比较当年在魏国搅风搅雨、就连先王赵偲都为之忌惮时的得意,如今的萧鸾,可谓是春风不再,仿佛丧家之犬,夹着尾巴老老实实躲在顿丘。

  虽然鉴于与卫公子瑜私底下的协议,化名公宜的萧鸾手中还握着近万顿丘军,但他真正的隐秘力量「伏为军」,近些年来却受到了巨大的损失,那些还忠于他的伏为军士卒,仅剩下寥寥千余人。

  由当年将魏国搅地天翻地覆,到如今只能躲在卫国顿丘这一隅之地,萧鸾的心情不可谓不复杂、不可谓不沉重。

  在半途的时候,萧鸾的护卫便察觉到身背后跟踪他们的尾巴,便立刻向前者禀报。

  萧鸾不动声色,在进城的时候注意了一下,随即便发现身背后跟着几名游侠打扮的人——那几人在路边的小摊中做出了问价的举动,但眼神却时不时地瞥向萧鸾,这种蹩脚的跟踪者,萧鸾一眼就能看穿。

  他口中的「长铗」,即是效忠于卫公子瑜的卫国本地游侠组织,这些人在卫国的地位,有点类似魏国的青鸦众与黑鸦众,但两者间多少有些区别。

  就好比说,卫公子瑜麾下的长铗,只负责跟踪他萧鸾,监视他的一举一动,随时向卫公子瑜禀报,倒不至于向魏国的青鸦众与黑鸦众似的,恨不得闯到顿丘卫营将他杀死。

  这可不是玩笑,事实上,若不是顾忌萧鸾如今化名的公宜,乃是卫国手握兵权的将领,青鸦众与黑鸦众早就派人前来刺杀了。

  盯着那几个蹩脚的跟踪者半响,萧鸾继续朝着街上走,继而转到了城内的一处烟花之地。

  或者说,在受庇于卫公子瑜之后,萧鸾时不时地就会来到顿丘附近的县城,有时是「观县」、有时是「平邑」,喝点小酒、找几个女人,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。

  自当年「南燕惨剧」之后,他花了二十几年的工夫,聚集南燕诸家的幸存者,筹建「伏为军」,致力于颠覆魏国朝廷,可是今时今日,魏国越来越强盛,甚至于竟然拥有了号令中原诸国的实力,再也不是他能搅风搅雨时的那个魏国了。

  不多时,便有几名看起来姿色不错的女子来到了房间内,萧鸾随意打量了几眼,选了一个容貌看起来最为出众的:“就她吧。”

  在其余女子有些遗憾、有些不渝地离开时,那名女子顺势倒入萧鸾怀中,笑吟吟地说道:“小女子叫做白芷,不知公子怎么称呼?”

  只见那叫做白芷的女子倚在萧鸾怀中,笑嘻嘻地说道:“公子是初回来我百花楼么?”

  “哦?你们这是叫做百花楼么?”萧鸾亦不假装正经,捏了捏那女子的脸颊,调笑道。

  一番云雨之后,已发泄完心中郁闷的萧鸾,在床榻上呼呼大睡,而那名叫做白芷的女子,则在旁擦拭着身体。

  一边擦拭着,该女子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萧鸾,直到确认萧鸾确实已经睡熟,她这才悄悄靠近,素手轻轻抽出插在发髻的一根银簪,以尖锐的一端,猛地朝着萧鸾的脖子扎了下去。

  明明已经睡熟的萧鸾,此时猛然睁开了眼睛,一把抓住了该女子的手,脸上充满了戏虐的笑容:“真是阴魂不散啊,你们这些夜莺……赵莺那贱女人没来么?”

  被萧鸾识破伪装,那叫做白芷的女子眼中闪过几丝惊慌,但依旧很快冷静下来,一脸凶相地与萧鸾在床榻上搏斗起来。

  但遗憾的是,萧鸾终归武艺精湛之人,只见他右手一拽,便将那名女子的娇躯摔在床榻上,随即,右手的三根手指扣住了对方的咽喉。

  近几年来,无论是被夜莺行刺,还是被青鸦众、黑鸦众伏击,萧鸾都早已习惯了——可能他最初感到愤懑,莫名有种「虎落平阳被犬欺」的愤慨,可一旦经历的次数多了,他也就习惯了。

  对于这个女人,萧鸾其实是颇为满意的,假如对方并非夜莺的话,他说不定会时不时地前来光顾——可能是逐渐也上了年纪的关系,纵使是心狠手辣如萧鸾,内心中实际上也需要一个知他、懂他的女人陪伴。

  但很遗憾,这个叫做白芷的女人是个夜莺,是怡王赵元俼的义女赵莺手底下的女刺客。

  见自家将军神色肃穆,那几名护卫愣了愣,其中一人压低声音说道:“将军,莫非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,随即,十几二十名手握兵刃的壮汉,一脸凶神恶煞地闯了上来。

  一番恶战,前来行刺的凶徒皆被萧鸾与他的护卫手刃,而相应地,萧鸾的护卫亦有几人牺牲,只剩下一名手臂被砍了一刀的护卫,侥幸存活下来。

  可能是楼内打斗的动静惊动了其他厢房内的客人,这不,当即就有一名衣衫不整的男子打开了房门,一脸气愤地叫道:“吵吵闹闹的,究竟在做什么?”

  结果此人话还未说完,就被萧鸾用沾满鲜血的左手一把推回了屋内:“继续吃酒,没你的事。”

  只可惜,那名男子显然没有萧鸾这般淡定,当场就跌倒在地,一脸惊恐地看着萧鸾身上几片血迹,吓得浑身哆嗦。

  待等他走下楼梯时,一楼内的酒客显然注意到了他身上的鲜血,惊叫一声‘杀人了’,随即,十几个人一窝蜂似地跑了出去,大概是去报官了。

  此时,他对外的身份乃是卫国驻军于顿丘的将军,其实倒也不怕平邑县的县令派人前来拿他——后者并没有这个权力。

  怡王赵元俼的宗卫长「王琫」,以及前者收养的长女「赵莺」,还有今时今日魏国君主赵润手底下的青鸦众、黑鸦众,甚至是曾经志同道合、可如今却已分道扬镳的原伏为军成员「北宫玉」——据说这家伙已经混到了「天策府右都尉副使」,成为了张启功推心置腹的左膀右臂。

  拜北宫玉所赐,曾经内部还算铁板一块的伏为军,被拆地七零八落,近些年来不知有多少人被策反,以至于当年声势浩大的萧逆(伏为军),如今在萧鸾身边就只剩下可怜兮兮的千余人,而且还像丧家之犬般处处躲藏,人数每日都在减少,不论是被魏国的密探杀掉,还是被诱反。

  可意外的是,当他走出花楼之后,他迎面就瞧见,有一名穿着打扮如贵夫人的妖媚女子,正坐在对街的茶摊,神色淡然地看着这边。

  纵使是这些年来已习惯了时常被行刺,但当萧鸾瞧见那名女子时,却仍旧恨地咬牙切齿。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该女子,就是已故的怡王赵元俼生前所收养的长女,且这些年来对他萧鸾死死纠缠,派来无数刺客行刺于他的恶女子,赵莺。

  赵莺虽说也是夜莺出身,本身武艺不俗,但萧鸾并不认为这个女人有能耐杀地了他,但问题是,赵莺这个女人手底下非但有夜莺,此女本身还是魏王赵润的女人,身边不乏有青鸦众甚至黑鸦众暗中保护——青鸦众还好说,萧鸾可不希望跟黑鸦众那帮杀人鬼照面。

  那可是一帮就算你将其四肢打断、还是会尝试用牙齿将你咽喉咬断的凶徒,亡命之徒中的亡命之徒。

  朝着赵莺撇嘴笑了笑,萧鸾带着仅剩的那名护卫,立刻就混入了街上惊恐奔走的百姓中,消失了。

  见此,赵莺不由地轻哼一声,正要站起身来,却见茶摊的摊主,一名看似四十余岁的男人将她拦下了,拱手抱拳说道:“莺妃,您千金之躯,不可以身犯险。”

  一听那句让她有些羞恼的「莺妃」,赵莺立刻就意识到,对方绝对是天策府左都尉高括麾下的青鸦众——天策府右都尉张启功麾下的黑鸦众,可没有这种出色的伪装能力,以至于就连她一开始都没有怀疑这个茶摊摊主的身份。

  赵莺皱着眉头质问道,与赵润其他那些女人不同,她可从来不需要、也不习惯赵润的保护。

  听到这回答,赵莺恨恨地磨了磨贝齿:没办法,对方是高括手下的人,而高括是则是她男人赵润非常信任的宗卫。

  最终,赵莺只能用带着几分愤恨的口吻斥责道:“那厮方才就在那里,你们居然叫他逃了!”

  听闻此言,那名青鸦众冷静地解释道:“莺妃息怒。……方才那情形,萧鸾或许可杀,但恐怕会祸及街上无辜的卫人,莺妃请看那边……”他抬手指了一个方向。

  赵莺顺着这名青鸦众所指的方向看去,随即便注意到在斜对角的酒肆门外,有一桌游侠正淡然地看着他们。

  平心而论,其实卫公子瑜麾下的「长铗」,无论是跟青鸦众还是跟赵莺的夜莺,都没有直接冲突,他们只为确保一件事,那就是当魏人在刺杀萧鸾的时候,不会波及到无辜的卫人——只要能确保这件事,长铗就会对青鸦众以及赵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但像今日这种,当街伏击萧鸾,长铗不会允许,若是方才赵莺或者青鸦众出手,那些游侠自然会出面干预——并非是袒护萧鸾,纯粹就是为了制止这件事。

  魏人在卫国境内当街杀人,甚至于牵连到了无辜的百姓,此事若是传扬出去,这让卫国以何颜面立足于中原?——就算是魏国朝廷,也不会允许魏人做出这么霸道的事,徒惹恶名。

  可能是注意到了赵莺那咬牙切齿的模样,那名青鸦众低声说道:“莺妃不必心急,我青鸦众早已跟长铗打过招呼,86646黄大仙那萧鸾活不了多久……”

  赵莺当然明白「萧鸾活不了多久」究竟是什么意思,据她所知,卫公子瑜庇护萧鸾,无非就是贪图萧鸾手中一批不可告人的财富而已,待榨干了萧鸾的利用价值,说不定卫公子瑜就会自己下令杀死萧鸾,将萧鸾的首级送到魏王赵润王阶下,偿还当日欠下的人情。

  然而,赵莺并不希望这样,她更倾向于手刃萧鸾这个仇寇,为义父怡王赵元俼报仇,而不是假借人手——哪怕这个人是她的男人魏君赵润。

  暂且不提赵莺与青鸦众,且说萧鸾,他在当日没敢贸然离城,毕竟若是在城内,青鸦众还会因为顾忌到城内的无辜百姓而投鼠忌器,不敢围杀他,但倘若他在这种情况下贸然离城,前往四下无人的荒郊,那可真是自寻死路了。

  找了个小巷,将身上带有血迹的衣衫丢弃,萧鸾带着那名护卫来到城内较为繁华的地段,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。

  然而相比之下,却还有更糟糕的事,就比如说,前几年,萧鸾为了躲藏在卫国,不惜将他积累的、所剩无几的钱款供给于卫公子瑜,换取卫公子瑜对他在卫国的行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糟糕的是,这些钱款终究有用尽的那一日——事实上,最近就已经是所剩无几了。

  钱款耗尽,意味着卫公子瑜将不再庇护他,甚至于会做出过河拆桥,用他的首级去讨好魏王赵润,毕竟近两年,魏国的势头太凶猛了,尤其是最近「诸国会盟」之后,萧鸾敢打赌,距离卫公子瑜对他动手的时间,怕是不远了。

  公子玠,即卫玠,乃是卫公子瑜同父异母的弟弟,此人并不像其兄长那样有很大的雄心壮志,跟如今的卫王费很像——皆是庸才!

  但正因为皆是庸才,卫王费十分宠溺卫玠,因为卫玠这个儿子的观点跟他十分相似:不遗余力地讨好魏国,然后安享太平。

  相比较之下,似卫公子瑜这些年来在卫国训练新军、钻研冶造工艺,事实上卫王费是非常反感的,一来是这些事需要消耗卫国太多的金钱,二来嘛,卫王费觉得此举毫无必要——有魏国在,他卫国还需要自己研发冶造技术么?

  四月下旬,就当卫公子瑜还在魏国王都大梁,在魏王赵润的带领下参与「诸国会盟」之事时,萧鸾叫一名与他相似的伏为军士卒假扮自己日常操练士卒,而他自己,则乔装改扮,悄然来到了卫国的王都濮阳,秘密拜访公子卫玠。

  事实上,他已经不是初次拜访卫玠——毕竟在明知卫公子瑜会过河拆桥的情况下,他又当真岂会坐以待毙,干等着卫公子瑜在榨干他的钱财后派人来杀他?

  但想要除掉卫瑜,就必须借助卫王室的力量,或者干脆点说,挑唆公子卫玠与公子卫瑜的夺位之争,在这场内乱中趁机除掉卫瑜。

  一切顺利的话,他萧鸾就能在卫国扎根下来,除非魏国冒天下之大不韪,为了杀他萧鸾不惜带兵攻打卫国。

  跟卫王费一样,公子卫玠也只是个贪图享乐的庸才,这种货色,以往萧鸾根本看不上眼,但奈何形势比人强,纵使是他萧鸾,如今也只能在草包面前,卑躬屈膝。

  教唆公子卫玠的过程并不难,谁让卫王费与公子瑜不合,且宠溺跟他一样草包的公子玠呢?这就难免会使公子玠心生对王位的垂涎。

  问题是,公子卫玠非但是个草包,而且贪生怕死,在夺位这件事上优柔寡断,要不是没办法,萧鸾真恨不得宰了这种只会将精力花在女人肚皮上的货色——想他堂堂南燕侯世子,居然沦落到给一个草包出谋划策,这简直是岂有此理!

  但没办法,萧鸾最终还是只能好言哄着:“公子,不可再犹豫下去了。……继公子还是执迷不悟,待有朝一日宠爱您的大王过世,公子将再不是卫瑜的对手。卫瑜是什么样的人,您也很清楚,难道您还指望他供你似今日这般舒适享乐么?”

  他对卫瑜最大的不满或者忌惮,其实并不在于卫瑜上位后会加害的什么的,毕竟卫瑜的人品还是很好的,纵使日后登基为王,也不至于加害兄弟。

  但关键在于,卫瑜非常抵制铺张奢华,他希望他卫国将有限的金钱用在使国家富强这件事上,而不是供王室享乐,这就让卫王费、公子卫玠感到非常反感——虽说公子卫瑜自己能够做到每日粗茶淡饭,尽可能地近金钱投在国家建设中,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也愿意这么做啊。

  毫不夸张地说,假如有朝一日公子卫瑜当真登基成为卫王,那么,就算他不会加害兄弟卫玠,卫玠也将失去今时今日这种奢华优越的生活,每日粗茶淡饭地过日子。

  事实上,这或许才是公子卫玠想要与兄长卫瑜争夺王位的最根本原因——他不希望失去富贵奢华的享乐生活。

  也正因为这样,萧鸾才能够挑唆公子卫玠与卫瑜争夺王位,借此掀起卫国的内乱,并且趁这场内乱,将卫瑜铲除。

  “……不如趁卫瑜不在国内,即刻动手。”萧鸾教唆公子卫玠道:“据末将所知,卫瑜目前还在魏国大梁,趁他不在,公子不妨……”

  说着,他在公子卫玠耳畔细细低语了几句,听得本来胆子就不大的公子卫玠心惊胆颤,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这、这不是谋反么?”

  想了想,他压低声音说道:“公子,这或许是最后的机会了,难道你希望失去今日的一切,每日粗茶淡饭过完这一生么?”

Power by DedeCms